中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

中国清洁能源的践行者 ——Powering a clean future for China




图片的alt文字信息


当前位置: 主页»新闻中心»业界资讯» 天然气价改:矛盾中破冰 博弈中前行

天然气价改:矛盾中破冰 博弈中前行

时间: 2016-07-11 10:54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导语]国家发展改革委在6月28日的“围绕深化价格机制改革,降低实体经济成本”新闻发布会上强调,将从四方面加强、改进包括针对城市燃气在内的成本监审工作,为天然气价改进一步推进奠定了基础。

        中国天然气市场正处于发展波动阶段,影响发展的不确定因素增加,但定价机制改革始终是“十三五”期间天然气行业面临的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产品的价格体系涉及到产业链的各个环节,产品定价机制的改革自然离不开相应产业链结构的改革。因此,天然气价改归根结底来说是天然气产业链结构的改革。

图1 天然气价格体系构成

        虽然国内天然气产业形成由来已久,但在2004年底之前,由于管道建设极不完善,国内天然气产业链发展速度迟缓。天然气定价也较为混乱。2004年底,随着西气东输一线工程全线正式进入商业运营,我国的天然气产业链才开始进入快速发展阶段。国内带有明确市场化取向的天然气价改也是从2005年正式开始推进。

表1 天然气价格改革演变历程

 
         
          时期                      
                 
           定价特点                    
主要内容 
1958年-1981年 政府定价 作为石油副产品,产量和用量有限。
1982年-1993年 双轨制 计划内气价低,计划外气价高
1993年-2005年 计划价与指导价并存 政府指导定价与企业定价并存
2005年-2011年 政府指导定价 按气田将出厂价归为两档:一档价格上下浮动10%以内,由供需双方协商确定;二档允许价格上浮10%以内,不设下限。
2011年-2013年 两广试点市场定价 在广东、广西试点市场净回值法定价。
2013年7月 省门站最高限价管理 对各省非居民用门站价进行最高上限管理,划分增量气和存量气。
2014年9月 上调存量气门站价格。
2015年4月 存量气与增量气实现并轨。
2015年11月 省门站基准价管理 降低非居民用门站价,改最高限价为基准价。

       十余年间,国内天然气产业链的上游天然气勘探生产、中游运输及储存和下游城市配气三大基本业务单元均取得了发展均已较为完善。近十年,中国天然气定价机制改革也由了上游勘探生产的出厂环节价格,转到省级门站的配气销售环节,并先后放开了页岩气、煤层气等非常规天然气出厂价格,液化天然气气源价格,以及直供用户用气的门站价格。

        虽然天然气价格机制改革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当前国内执行的市场净回值法定价仍存在较多弊端。

        首先,市场净回值法需要对产业链的每一个业务环节进行成本回溯,但目前国内天然气产业存在明显的上下游一体化垄断现象,这就导致部分环节的建设成本和运营成本难以理清。

        其次,市场净回值法定价仍是与成品油液化气等替代能源挂钩,并不能反映天然气本身的市场供需及价格平衡能力。

        此外,使用市场净回值法定价,将天然气的出厂价与长输管线的管输价格捆绑,垄断现象难以破除。对于未建有管道的非常规资源开发企业来说,难以保证其产出的天然气资源公平的接入管道。

表2 国际天然气市场主流定价方式对比

           定价方式                               主要特征                                                   实行地区                                 
气气竞争 公开市场、定价由供求关系决定 北美、英国
挂钩油价 挂钩长期石油进口合同价格 欧洲、日本大部、韩国、中国台湾
市场净回值 终端价格回推管输价和出厂价 日本局部、中国
补贴用气 政府规定天然气价格和补贴数量 中东地区
低气价 政府福利气 土库曼斯坦

        天然气价格改革是一个世界性的命题,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先后都进行过相关改革,最终形成了市场化定价模式。

       借鉴发达国家天然气的定价机制来看,发达国家的天然气价格改革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传统固定价格阶段、天然气价值定价阶段、竞争性市场形成阶段。多数发达国家最终都选择了“管住中间、放开两端”的市场监管模式,这也是“十三五”期间,我国天然气价格改革的主要方向。